主页 > Q云生活 >乖乖家变:食品老厂接班歹戏重演

乖乖家变:食品老厂接班歹戏重演

乖乖家变:食品老厂接班歹戏重演

一场乖乖家变案,跟台湾老牌企业正遭遇的接班风暴,惊人的意外相似!

12 月 6 日,老牌零食品牌乖乖举行股东临时会,只用了 30 分钟,二代中的哥哥廖清辉,成功集结家族成员,以 55% 过半股权,透过「大同条款」(指《公司法》第 173 条之一),召开股东临时会改选董监,拿下二董一监,取代弟弟当上董座,弟弟廖明辉和外部人士张贵富只拿下一董。

这个 1969 年就问世的「国民零食」,是大家小时候的美好回忆,绿色包装的椰子口味乖乖,还是从台积电、高铁、到银行 ATM 等各大产业机房里的守护神,不放一包不心安,就怕当机找上门。岂料,却在迈入 50 週年之际发生家变。

二代约 60 岁接棒,组织老化

「廖清辉只有 10% 股权,其他股东也老了,容易被他拉(拉拢)过去。」败阵的张贵富接受《商业周刊》访问时,愤愤不平指出。

家变的地雷,早就在 2004 年埋下。

内部人士透露。早年乖乖也跟多数台湾中小企业一样,赴对岸拓展市场。1993 年哥哥廖清辉衔父命西进,但迟迟无法在「水很深」的中国市场做出好成绩,2004 年,乖乖在中国扩张太快出现鉅额亏损,台湾母公司差点受牵连。受挫后,他完全退出未再介入营运,由弟弟廖明辉跟父亲创办人廖金港坐镇。13 年,乖乖创办人廖金港以高龄 91 岁过世,几乎是上班到生命最后一刻。廖明辉此时接班,也已是约 60 岁的耳顺之年。

廖明辉当家后曾戮力革新,在 2015 年找来公司创办以来首位专业经理人赵明。赵明与里仁、各地农会等合作,推出芒果、红藜、香蕉等限定口味米製乖乖;他也曾与台积电合作,于 2016 年台南大地震后,替受重创的 14A 晶圆厂生产 5,000 包专属乖乖,包装印上「机台乖乖不出包」成功引起话题。

经理人革新 2 年,难甩包袱

经理人虽在产品上求变,但内部组织已严重老化,400 名员工中,竟有高达三分之二年资都超过 25 年,且多由家族人士把持。

「乖乖喔?这家不好已经很久了。」一位食品业二代听到乖乖家变消息,反应竟然是:不意外。同业分析,乖乖一包在全联卖 16 元,价格拉不上去,加上乖乖本来的消费族群是幼龄儿童,现在又面临少子化,不大改造,很难翻身。

同业中,例如生产可乐果的联华食品,已启动智慧製造,利用大数据分析抓住消费者喜好,将可乐果口味从 2003 年的仅有 3 种,如今增加至 11 种。

近年食安事件频传,乖乖从黑心油、塑化剂、铜叶绿素钠到今年初的发霉蛋,全都榜上有名,「老员工过于依赖过去的做法,没有改变配方、改变传统的採购方式,就很容易碰到食安问题,」业界人士观察。

赵明奋斗两年后,于今年 8 月闪电离职。「那些限量产品几乎都是他亲自一一去谈,可以明显感受到,自从他离开后,乖乖又回到过去那个传统的样子,」知情人士透露。

退出营运的长子,逆袭成功

改革未成,知情人士指出,弟弟廖明辉疑似为了弥补中国亏损等原因,在去年将手中高达 25% 股权,转让给非家族成员张贵富。岂料,今年九合一选举中,张贵富投入金门县议员选战,对外称自己为乖乖总裁,名片上更印着乖乖商标。

家族成员早已对乖乖业绩不振不满,「张贵富的参选犯了 2 个错,一个是卖祖产,另外是让外人在外面打着自己的名号参选,否则家族成员怎幺会转而支持退出经营权这幺久的哥哥?」知情人士指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若第一代有规画性的让兄弟更早接班、磨合,一场只因理念不同而突来的家变,不会这幺容易发生。

类似的家变关键字,在味全、金兰与泰山身上,已经出现过。

安侯建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郭士华分析,企业若要接棒顺利,至少要花 10 年至 20 年,一方面让后代有机会摸清企业营运,二方面是要让后代磨合,乖乖接班确实太晚。

「食品界比其他台湾家族企业保守,且多半家族后代人数众多,股权分散,」资诚会计师事务所副所长郭宗铭观察,如果后代经营碰上意见不合,很容易遭第三方乘机买下股权,丢失经营权。

勤业众信与新加坡管理大学的研究也显示,亚洲家族企业高达 44% 家族成员在接班前,未进入决策核心、没做好接班準备。

一场乖乖家变,几乎反映出台湾企业接班会碰到的问题:太晚交棒、老臣不服、家族成员意见不一等等。大同条款生效后,企业被变天的机会只会增加,主事者得更早布局,才不会重演同样悲剧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